楚天都市報:始終堅持不給病人亂打吊針,“大咖”醫生三年僅開出一張門診輸液單
發布時間:2017-12-04
訪問次數:8581
分享到:

      楚天都市報11月29日(記者劉迅 通訊員黃冬香 涂曉晨 張方方)感冒咳嗽看個門診打幾天吊針,無論是在大醫院還是小診所,無論是在患者印象里還是醫生處方中,這都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了,但是對于一位60歲的“大咖專家”而言,不給門診患者開輸液處方,卻是堅守了22年、不可輕易逾越的紅線。

始終堅持不給病人亂打吊針,“大咖”醫生三年僅開出一張門診輸液單

      這位專家,就是武漢協和醫院呼吸內科陶曉南教授,他不僅自己幾乎不開門診輸液處方,還這樣去教導他的學生。

      女白領要求門診輸液遭到拒絕
      上周,29歲的女白領孫寧來到協和醫院呼吸內科,找陶曉南教授復查。相比于首次就診,她咳嗽已明顯緩解,陶曉南叮囑她平時多觀察,注意不要受涼,避免刺激呼吸道黏膜。
      “我之前咳了3個月,藥吃了不少,一直好不了。”孫寧向楚天都市報記者回憶說,不久前她受涼感冒,頭痛、流涕拖了半個月,吃了感冒藥癥狀好轉,但咳嗽一直沒斷根,尤其到晚上整夜咳得睡不著。她去了幾家醫院就診,有的說是哮喘,也有說是上呼吸道感染,治了幾個月也沒有好轉。
      當時陶曉南查看孫寧X光片、血檢均無異常,判斷為典型的感冒后咳嗽,并開出處方——多休息、多喝水、按時服用止咳藥,總費用僅30多元。
      “咳了這久,不打針能好嗎?”孫寧有點不放心,提出打幾瓶吊針,以求“好得快點”,但陶曉南給出的回答是:“感冒后咳嗽很常見,打再多消炎針都沒用”。
      “以為輸液就能好得快是治療誤區。”陶曉南說,如果抽血、X光結果沒問題,只用口服止咳藥減少咳嗽次數,讓充血、水腫的呼吸道休息好了,咳嗽才能痊愈,不然打再多抗生素都是白搭。

      “勸退”輸液患者成家常便飯
     
熟悉陶曉南的人都知道,他坐診開處方的原則是:門診只開口服藥,病情達到入院指征才輸液,通俗地講就是“能口服治療的絕不輸液”。從1995年開始坐專家門診以來,他“勸退”了無數主動要求輸液的患者,療效卻有口皆碑。

始終堅持不給病人亂打吊針,“大咖”醫生三年僅開出一張門診輸液單

      11月15日,楚天都市報記者曾陪同陶曉南教授坐診,在當天接診的25位患者中,僅有3人開出了口服抗生素,而沒有1例門診輸液,就連輕度肺炎也不在他的輸液范圍。當天,60歲的張先生因發現肺部結節從襄陽來漢就診,陶曉南查看CT片后判斷結節很可能是肺部感染,開了口服消炎藥后囑咐其定期復查,如癥狀繼續加重再考慮輸液,并建議他就在當地醫院住院輸液,以確保醫療安全。
      陶曉南解釋說,抗生素進入體內后,只有血液內藥物到達一定濃度,才有足夠威力與細菌“對抗”。呼吸系統疾病較多使用的頭孢、青霉素類抗生素,都屬于“時間依賴型”抗生素,因在體內代謝快,需要每天滴注2-4次才能使血液內的藥物維持在一定濃度,而門診輸液一天一針,血藥濃度較難維持,“打個比方,抗生素進入體內準備和細菌作戰,但后備軍跟不上,連續反復幾次后,不但沒有消滅細菌,反而培育出更難對付的耐藥菌,這也是很多人反復輸液,但病情難以好轉的原因。”
      更重要的是,輸液本身存在風險。陶曉南說,輸液是將藥液直接注入人體靜脈,但任何形式的開放人體靜脈通道都有風險,輕的可能只是出現皮疹或注射局部疼痛,重的可能發生過敏性休克,甚至死亡。發生危險時患者若在門診還可能及時處置,若已經離開醫院則非常危險。

      替別人“補”了一張門診輸液單
      無論是在三甲大醫院,還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,醫生給門診患者開輸液都是“普遍到泛濫”的事情。近年曾有權威數據顯示,我國一年醫療輸液104億瓶,相當于1億人口每人輸了8瓶液,遠遠高于國際上2.5至3.3瓶的平均水平。
       那么,陶曉南真的能夠做到門診處方“零輸液”嗎?在武漢協和醫院門診辦,記者調取了陶曉南近3年來的門診處方“檔案”,在數千張處方中按月逐條查詢,結果令人震驚:自2015年以來,他僅在今年3月8日開出過1例門診輸液處方。

始終堅持不給病人亂打吊針,“大咖”醫生三年僅開出一張門診輸液單

      雖然過去了大半年,陶曉南依稀記得這張打破“零記錄”的處方單,笑稱當時是“破例為之”。
      陶曉南回憶說,當天下午門診時,一名男性患者提出要開4天門診輸液。根據癥狀和檢查結果,判斷其可能為支氣管炎,肺部合并有輕微感染。雖然陶曉南更傾向選擇口服抗生素治療,但患者前一天已通過別的醫生開始接受靜脈輸液治療,只是當時因故藥沒有拿足,3月8日再次就診只是為了補一張開藥處方而已。
      陶曉南說,考慮到患者已經開始輸液治療,在不違反治療基本原則的前提下,他退讓了,但再三叮囑輸液有任何不適,一定要及時向醫護人員反應。

     不濫輸液降低患者就醫負擔
     不濫開輸液治療帶來了一個顯著的好處,就是直接降低了患者治療費用,減輕了就醫負擔。楚天都市報記者了解到,2017年1至10月,陶曉南的門診次均費用平均為190元、次均藥費為40.5元,人均藥占比僅為20%左右。
     “合理診療應是醫生最基本的底線。”陶曉南說,醫生應該具備過硬的臨床經驗,對患者應懷責任之心,不能讓患者身心脆弱時還得承受無謂的“藥物轟炸”。為了對患者盡到責任,保證坐診質量,陶曉南每天限掛27個號,且坐診時間會提前半個小時,目的是把時間留給患者,好與他們充分溝通病情,耐心告訴病人如何正確面對與治療疾病、為什么輸液建議住院治療等。正因如此,他在患者中威信很高,許多人慕名找他看病。
      此外,陶曉南坐專家門診時還習慣輪流帶學生,盡量把自己的醫術與思想傳遞給年輕人,“我總跟年輕醫生強調,你們的手一抖,患者大幾千塊錢可能就沒了,醫生不光要有醫術,更應有醫德,醫學才有溫度與未來。”
      2016級醫學生于鳳嬌感慨說,自己跟著陶教授坐門診1年多,從未見他的門診處方開出過靜脈注射,哪怕是輕微肺炎都主要靠口服抗生素控制,確有輸液指征的,他一定會建議患者住院滴注,遠在外地的患者則建議回到當地住院治療。

     不該開的藥醫生應“嚴守”
     事實上,“能口服不肌注,能肌注不靜滴”是世界衛生組織的用藥原則,在許多發達國家輸液是迫不得已才使用的“最后方式”,然而在國內,輸液室成為醫院最忙碌的地方之一,尤其大醫院輸液室更是常常人滿為患,在這種“大環境”下,陶曉南的堅守尤其難能可貴。
     “輸液濫用嚴重,醫患雙方都有一定責任。”陶曉南直言不諱地說,一方面,部分患者誤以為打針比吃藥好得快,卻并不了解濫用輸液的風險,常常主動要求輸液;另一方面,出于利益驅動,部分醫院和醫生選擇迎合患者要求,甚至主動熱衷開輸液處方。
     據了解,輸液是引發藥物不良反應最主要的因素,每年因不安全注射導致死亡的人數在39萬人以上。目前安徽、浙江等省已明確出臺對門診輸液的限制性措施,直至全面取消,武漢一些大醫院也開始逐步取消門診輸液。不過,雖然取消門診輸液已成為大勢所趨,但因為種種原因,在實施過程中仍遇到不少阻力。
     對此,陶曉南表示,解決過度輸液問題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,轉變醫患雙方的用藥觀念,從制度上與技術上實現合理用藥,“但不管怎樣,醫生心中一定要有病人,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風險,醫生也應該考慮周全,不該開的藥就該‘嚴守’。”



相關閱讀:
友情鏈接
微信服務號二維碼
微信訂閱號二維碼
Copyrights ? 2002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 醫院地址:湖北省武漢市解放大道1277號 郵編:430022 鄂ICP備 05004666  
醫院總機:027-85726114
招财蟾蜍注册